春天里醒来的精灵——读阿来中篇小说《三只虫草》

阿来作品集Ctrl+D 收藏本站

这个春天的气息,竟先从《三只虫草》散发出来,毛茸茸、软绵绵又湿漉漉的。

遇见一篇好看、好闻、好听又有点“好吃”的小说,是一场清新风味的感官享受。好像与正在寻找虫草的小桑吉一样,躺在绵绵薄雪上,闻着冻土苏醒的清香,轻轻侧头,恰好衣角边缘藏着一棵凝胶样的褐色草芽,手指轻轻碰触又迅速收回,生怕弄伤了这棵可爱的萌芽。初春时节,看到阿来的《三只虫草》,就是这样的感受,放弃以往“一睹为快”的节奏,每天只看一点点,细细读慢慢品,小心翼翼地,读罢,浑身好像沾染了青草香,也产生一些思考。

小说在清朗的笔调下,用儿童的思维审视世事,隐藏着较为沉重的意味。三只虫草的来去是小说的主线。它是桥梁,将大自然的神奇馈赠与孩子的纯良天性融合在一起,又将成人视角、村落之外更大的世界牵引过来,可最终这自然好之物还是流人由成人掌控的社会,本该天人合一的宝贝免不了物欲俗世的糟蹋。它也是天平,一边承载的是孩子的命运,一边是成人世界的复杂,小孩子未能把握住曾尽心保管的虫草,这何尝不是一种无奈?但作家阿来还是深知天地广大、善意无边,在小说末了给予新的希望:在喇嘛劝桑吉随他离垢修行之时,小桑吉还是选择了百科全书,选择了学校,选择了对未知世界扎扎实实的探索与渴望,而虫草不过是百科全书中的一颗米粒罢了。

此外,让人思考的是,同样是生命,无论是被小孩子单纯喜爱,还是被大人们神化,在人类世界这么“重要”的虫草们如果在万物苏醒的春天睁开眼睛,看到人类如此举动,是哭还是笑?

调研员的给一位生命垂危的老人煲汤,功能被神化后也未能挽救老人的生命;还有一只去了机场并飞向都,在成人世界里继续流转,做着更“大”的事情。

聪敏懂事的藏族小学生桑吉逃学了,他偷偷跑到积雪消融的原野上,开始了心里那个伟大的计划——挖虫草!为了一家人的生计!在重重跌了一跤后侧身猛地发现一棵凝胶一样的草芽时,桑吉的虫草之旅便开始了。小说用孩童的目光和口吻捕捉自然界的新奇与鲜活,同时也述说着大人们的俗世常态。逃学第一天,桑吉就挖到了十五只虫草,他打算用六只虫草换来的钱给奶奶治病,再用六只给姐姐添衣裳,剩下三只给自己。从此桑吉便为这三只虫草的用场绞尽脑汁,他想给监狱里的表哥买酷酷的手套,又想送多布杰老师剃须泡,还幻想着送娜姆老师飘柔洗发水。可是三只虫草怎么分配都不够,桑吉爱的人毕竟那么多,可怜的小家伙心生惆怅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